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十八集  第一章 桃园悟剑
风月大陆 第二十八集  第一章 桃园悟剑
四月的艾司尼亚,天气忽然转热,一下子,道旁的树木纷纷发芽抽枝,整个帝都一片春意盎然。   无忧宫的一处花园,因为栽满各式的桃花,被人称为桃花园。 此时,万千的桃花竞相开放,粉红的花瓣将整个花园染成一片艳丽的粉红色,美轮美奂,有如人间的天堂,置身于花的海洋之间,真的让人升起恍如梦幻一般的感觉。   桃花园中间的空地上,叶天龙手持一把长剑,一动不动站在这里,已经有二刻的时间。 脸上的神情一片淡然,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自从踏上魔化的道路之后,不断遇到各种事情,使得感觉到自身实力暴涨的叶天龙一直都没有好好的静下心,而且他心中不断升腾的慾望和持续增长的实力,也让他难以有真正平静的心情去细想。   等到于凤舞发现叶天龙的惊人变化,开始实施阻止叶天龙魔化的计划,才让叶天龙的魔化没有持续下去。   当魔化的脚步得到控制,他的实力也随之停止了暴涨的脚步。这样一来,反而让叶天龙终于有机会和时间去仔细整理这一段时间里的自身变化。   这就像是一个人处身在一辆高速前进的马车里,根本无法知道自己已经跑到什么地方了,但是当这一辆马车停下来之后,这个人也就可以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了。   几轮的静坐参悟之后,随着叶天龙对自身实力的认识加深,发现自己的武技居然长进到了一个令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许多以前王师和风月真君所传授的深奥武技,被他轻易的领悟。   站在桃花的海洋之中,叶天龙的心中涌动着如海涛般的情绪,鼻端闻到的是清雅的花香,脑海快速流过王师和风月真君的奥义武技,似乎即将要参破奥义武技的秘密,但是又差了一点无法做出突破。   现在的叶天龙,就站在一个十分关键的路口,单纯就力量而言,可以说在整个大陆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人能够和拥有暗黑魔神之灵的叶天龙一较长短。   但是他在使用暗黑魔神的庞大力量之际,常常有一种难以自如操控的感觉,似乎是庞大的力量本身在驱使他,而不是他在控制和使用力量。   如果能够突破王师和风月真君的奥义武技,参悟出属于自己的奥义武技,那么他就可以自如的操控自身那庞大的力量,也就意味着他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更重要的是,以叶天龙目前的状态和实力,他已经具有了将王师和风月真君两者的奥义武技进行融会贯通的潜质。   各种各样的武技在叶天龙的心中不断流过,接着纷乱的思绪也涌出来,往事一幕一幕掠过他的脑际,各样的人物走马灯般的在眼前经过。   最后,随着往事的不断沉澱,更多的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他以前根本没有经历过的场面和情形。   苍茫的大地上,人潮如蚁,凄凉的天地间,万物如虫。   这样一种感觉非常古怪,叶天龙似乎感觉到他自己变成了高大无比的存在,眼前脚下,都是渺小的可怜虫。   大地沉浮,血烟开始翻腾。   黑色盔甲和白色盔甲的两支大军铺天盖地,有如在天地之间流动的两道死线,杀气沖天,无数传说之中的神物在空中飞舞,厮杀。   眼前除了血红的色彩,再没有别的颜色,无穷的杀机在叶天龙的心中涌动,进而填满了他的身心,杀机满盈。   「杀!杀!杀光一切!」   叶天龙的脑海之中,有这样一个声音在不断盘旋、迴响,一步一步将他的心灵推向无穷的杀戮慾望之火。   如果此时有人经过,并仔细看叶天龙的话,便会看到一个奇异的场面──叶天龙的全身散发出淡淡的黑烟,眉宇之间更是不断涌出黑色的波纹,一圈一圈向四周扩散开来,好似水中的涟漪。   黑色的涟漪所到之处,桃花无风自动。肃杀之气愈浓,粉红色的花瓣开始飞起洒落,纷纷扬扬,随着黑色的波纹在半空中起伏、飘舞。   脸上的狰狞之色越来越厉,叶天龙心中原本已经被压制和平缓的魔性,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出来,并且益发的厉害起来。   可以说,叶天龙已经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边缘,因为他太想着要突破自身,太专注于参研奥义武技,不甘被压制的暗黑魔神便趁他的心灵出现空隙的一瞬间,全力爆发出来,顺着原先的通道,要再度获得叶天龙的身心,并彻底控制他。   天人交战,如果这一次叶天龙心中的魔性再次彻底爆发,让暗黑魔神完全控制他的心灵,那么于凤舞所有的努力便会前功尽弃,而且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挽救,那后果将是无法估量的。   魔神之力在全身急速盘旋,魔神之灵也在迅速的侵蚀叶天龙的心灵。   杀气填膺,直冲九天。   几乎是在转瞬之间,魔神之灵便佔据了绝对的优势,距离彻底的魔化,只有一线之差了。但是在叶天龙内心深处,却在此时蓦然升起了一股奇怪的力量,在他的心灵深处不住盘旋,坚守着最后的一点空间,不管魔神之灵如何强大,都不让魔神之灵如愿的佔据他全部的心灵。   这种心灵之中的交战,对于叶天龙来说,是非常痛苦和难受的。   他脸上的线条益发的狰狞可怖,肌肉扭曲,身上的衣服被高高的撑起来。   双眼一睁,叶天龙的两目尽墨,瞳孔焕发出深不可测的黑暗,射出的视线好似有形质的实物。   手中的长剑更是慢慢扬起,剑尖上爆出了一道黑色的剑气,凌厉的剑气所指,在地上划出深深的沟痕。那情形,就像是天神用巨大的犁,在地上犁过一般。   黑色的波动越来越明显,处在力场之中的粉红色花瓣,全部粉碎成粉末,在黑色的波动之中,不住的沉浮盘旋,尖利的啸声在空间隐没。   就当叶天龙忍不住要挥剑发洩心中的杀气之际,一声细柔却清晰的箫声传到他的耳朵里,让他的神志蓦然一振。   美妙的箫声如丝如缕,不断传来,清和平静,安宁祥和,即便是在强大的力场当中,也能够自如的穿透到叶天龙的耳朵里面,让他不禁留神仔细听下去。   箫声一变,动人心弦的如天籁和鸣,一下子,把叶天龙的心神完全吸住了。   脸上的神情渐渐放鬆,这在天宇下流动的徐缓低沉的袅袅箫声,将一种平和的力量缓缓传进了叶天龙的心灵之中。   叶天龙的眼睛慢慢闭上,黑色的剑气消失,手中的长剑也缓缓放鬆,除了这低柔恬静的箫声外,似乎天宇之下,再无别的声音,万籁俱寂。   箫声带起了叶天龙心中的力量,魔神之灵有如潮水一般从叶天龙的心灵退开,重新回到了原先的位置,那一股在心灵中盘旋的奇怪力量,也随之平息下来。   充盈全身的有如狂涛一般的绝杀霸气,还在慢慢消退平息,但在这美妙的箫声催发之下,叶天龙那慢慢恢复的心神之中,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的奥义武技,一一展现出来,甚至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他的心灵中被放大。   蓦地脑际灵光一闪,叶天龙手中的长剑再度扬起,十分顺手的发出了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的奥义武技。   剑风破空,如深夜的松涛,深海的波澜。   桃花飘摇,花瓣飞舞,随着叶天龙的一举手一投足,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推动整个空间的花瓣和粉末,有节律的扩张、回缩。   使到顺手之极,叶天龙蓦的仰首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啸,长剑挥洒,一时之间剑芒闪闪,气势似电掣电奔。   不知道何时起,箫声已经消失,但是叶天龙的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武技的奥妙之中。他终于窥到了真道、奥义武技的精髓,这种领悟,使他快慰之极。   剑芒倏敛。   叶天龙举剑向天,抱元凝神,像万载的岩石般屹立不动。   倏地,叶天龙毫无花巧地挥出一剑,竟生出千军万马,纵横沙场的威猛感觉。   武技的奥义,一旦参悟,叶天龙只觉自己的心怀倏地扩阔至无限,感动得热泪盈眶下。   仰天长啸中,手中的长剑化为一团红色的火焰,幻起无数黑色的剑气,随着他的移动,在如波涛般的桃花雨中翻腾不休。   剑芒敛去,叶天龙手中的长剑已经消失,但是他所在的地方,大地隆起,以他为中心,红黑相间的波动快速向四周扩散蔓延。   波动所到之处,桃花树无不应声折断,枝叶纷飞,尘沙飞扬,凡是接触到红黑波动的物件,无不化为一团粉末,然后消失在空间之中。   回到寝宫,叶天龙马上把玉珠和辛西雅她们找了过来,拉着她们到练武场去。   辛西雅手持飞电标枪,站在叶天龙的面前,见到叶天龙的长剑在身前一横,如山的潜劲澎湃,不禁为之动容。   「这是怎么回事啊?陛下您的气势好可怕,光光摆出剑势,便让我有种不知道如何攻击的感觉。 」   在一边的玉珠也深深感受到了从叶天龙身上涌出的强大气势,这种震慑人心的压迫感,足以让实力不够的人手脚发软,更不要说是出手了。   「你这个家伙一定又在搞什么鬼了。」   倩公主的身影出现在练武场的一边,在她的身边,是俏然挺立的宁素女,面挂轻纱的她,一双纤纤素手中抱着一枝晶莹的玉箫。在她们的身后,那一对孪生的姊妹花一式鹅黄色的裙装,髮髻高梳,双手中捧着精巧的小香炉和玉瓶。   「刚刚你在桃花园里做了什么,一大早在那里鬼叫鬼叫的,居然还把整个桃花园都破坏了。人家和宁素女姐姐想去玩一下都没有机会了。」   听到倩公主这样的话,众女不禁同时为之一楞。再看那个当事人,却见到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收起了手中的长剑,肩头轻耸。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那里练剑而已……」   见到众女都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叶天龙只好乾笑了一声,继续为自己辩解。   「真的,我只是轻轻的挥出一剑而已,不想那个桃花园一点也不牢固,结果就……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倩公主和宁素女以及那两个孪生姊妹花顿时全部张大了嘴巴。   「我才不相信呢!你一剑就把整个桃花园毁掉了,你一定又在胡说八道。」   「那是我刚刚领悟的剑法,也是我的奥义武技。」   叶天龙双手叉腰,神气十足的对倩公主说道:「你来得正好,也让你见识见识。 」   「好,我就来领教领教。」一听叶天龙向自己发出挑战,倩公主顿时十分兴奋的跃到了场中。   「你们也都上吧!我要试试看,到底我有多大的进步。」   辛西雅和玉珠交换了一个眼神,便回首招呼了自己的四个姐妹,连同玉珠一起将叶天龙团团围住。   从刚才的那一下照面,辛西雅和玉珠已经认识到眼前的叶天龙,在实力上确实有了一个级数上的提升。   看到辛西雅和玉珠她们採取了这样的行动,倩公主在诧异的同时,也开始以一种郑重的态度面对叶天龙。   五个女神战士站在五个方位,形成了五角星的阵式,阵心便是叶天龙,暗黑一族的美丽少女则游走在五个顶角之间的空隙,阵式之外五尺的地方,倩公主双手结印,神情肃然。   这是一个难以想像的攻击阵式,足以让任何一个高手为之心寒。   女神战士的五星阵式原本就是非常可怕的,加上暗黑一族的高手和大策法师的携手,就算是王师和风月真君来了,也不敢说会有把握破解。   长剑轻颤,破风声中,叶天龙面对众女发出了一阵大笑。   「小乖乖们,我就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王者之剑,那才是惟我独尊,天下无双的剑法。」   看着叶天龙那种睥睨天下的盖世英雄豪气,宁素女和随后闻风赶来观看的晨月诸女无不露出意乱神迷的神色。   五把飞电标枪缓缓扬起,白色的电芒从枪尖处爆出,吞吐,缠绕。   无边的潜劲好似惊涛骇浪,在场中狂飙涌动,流转,即便是站在三丈之外的诸女也感觉到了可怕的压力,处身在阵心位置的叶天龙所承受的压力是可想而知。   长剑升到了出手的位置,一股无形的,但却强大的气势从叶天龙的身上狂涛般涌出,一下子将辛西雅她们的气势压住。   虽然还没有真正出手交锋,但是双方的潜劲已在猛烈的纠缠,反覆的交错。 其气氛之紧,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一只翩翩的蝴蝶从上空飞过,当进入五星阵式的範围,蓦的一沉,似乎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从空中硬生生拉扯下来,在如山的劲气挤压之下,瞬间化为一团飞舞的粉末。   「来吧!我先让你们攻三招。」衣裾飞扬之中,叶天龙豪气干云的朝辛西雅和玉珠喝道。   「好!」   一声娇叱,辛西雅手中的飞电标枪向上一伸,位于五星的女神战士开始了慢慢的移位。但是真正第一个出手的,却是置身于阵式之外的倩公主。   手印似曲倏展,兰花指轻弹,倩公主的樱口中吟唱出了她的第一发魔法攻击。   三道粗大的银蛇从九天之上狂舞而落,锁住了身在五星阵式之阵心的叶天龙,任何一个可以移动的方位,几乎都被电光缭绕的银蛇控制。   从大策法师手中发出的雷电术,绝非是寻常魔法师可以比拟的,何况倩公主这一次是真正使出了全力,因为即使她处身在五星阵外,依然可以感受到叶天龙那强横无匹的气势压迫。   就在倩公主发出上阶雷电术的同时,玉珠的身形也开始动了。这一次,暗黑一族的少女所施展的也是无上的暗黑绝技「九幻分身斩」。   瞬间,九个黑色的身影在叶天龙的身边出现,因为移动变化的速度实在太快,几乎就像是在叶天龙的身边筑成了黑色的墙壁。   不过,玉珠还是留了一手,她并没有真正发出手中的长剑,也就是说,她现在只是施展了九幻分身斩的身法,只有配合上她手中的剑法,才真正构成了这一招绝杀的攻击。   但即便是这样,玉珠给叶天龙带来的困难也是十分大,因为他不知道玉珠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剑,所以必须更加留神注意。   头上有大策法师发出的雷电术,身边有暗黑一族少女干扰,更加上女神战士所摆设的五星阵式还在蓄势待发,叶天龙就像是处身在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   强劲无匹的潜力劲气溢出阵式之外,站在场外观看的诸女顿感站立不住,被推着纷纷向外移动。没有想到双方还没有正式交锋,威势已如此可怕,她们无不脸色微变,为直接承受攻击的叶天龙暗暗担心。   叶天龙手中的长剑爆出了夺目的光芒,红黑两色的剑芒有如划破天空的流星,猛的撞向了倩公主发出的三道雷电。   白炽的雷电和红黑的剑芒在空中接触的瞬间,似乎连整个空间都扭曲了一下,接着炸开如节日里的焰火,眩目灿烂,在众女的眼睛中留下了瞬间的白斑。   但是叶天龙并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在辛西雅的指挥下,女神战士手中的飞电标枪有如灵蛇出洞,在他的周边布下了重重的电芒,根本让他连躲避的空间都找不到。   在漫天狂舞的飞电标枪阵之中,倩公主的第二波魔法攻击也降临了。   同样是三道张牙舞爪的粗大银蛇盘旋吞吐,但这一次大策法师还加上了一阵疾如流星的光波弹。雷电术和光弹的合击,足以让任何一个高手为之头痛不已。   「她们不是来真的吧?」看到惊心之处,宁素女忍不住向身边的晨月低声询问道。   「你放心吧!她们只是想看看天龙他的实力底线在什么地方。」   话虽如此,但是安慰宁素女的晨月,她自己的脸色也有些不正常,显然也是对眼前的场面感到惊心。与其说是安慰宁素女,还不如说是在说服自己。   「好戏现在才真正开始上演呢!」   只有最后一个抵达练武场的国务秘书大人,她的俏脸上一副镇定和自信的笑容。